明月海藻:三轮改制奠基石 创新是不竭动力

改革开放40年,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民营企业对经济的贡献功不可没,习近平总书记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也充分肯定了民营企业家敢为人先的创新意识和锲而不舍的奋斗精神。青岛作为全国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较早的地区,民营经济发展也走在全国前列,涌现出了一大批敢为人先、艰苦奋斗的优秀民营企业家。为此,青岛新闻网展开青岛民营企业家访谈,推出《吃下定心丸安心谋发展》系列报道,以了解青岛民营企业家的创业、发展之路与长远宏图。‍

随着改革开放的浪潮磅礴而至,特别是80年代“国退民进”后,一批老国企由于受技术发展水平、机制体制制约以及传统计划经济思想的束缚,在市场经济的冲击下,一步步陷入困境,走到了破产的边缘。为求生存,一些濒临倒闭的老国企纷纷转变观念、自力更生,大刀阔斧地进行改革,这一时期涌现出了大批“国改民”企业。位于青岛西海岸新区的明月海藻,就是这样一家成功改制的老企业。

“跟不上潮流,就会没有收获。”

明月海藻的前身是始建于1968年的胶南县海洋化工厂。当时由于一些国家中断了向我国出口碘,本着自力更生的原则,一批制碘企业应运而生。胶南县海洋化工厂当时规划的产碘能力是年产量1吨。至1974年,该厂的碘产量占全国总产量的10%,成为全国最大的制碘企业,也是全国较大的综合性海藻加工企业之一。1983年,海洋化工厂与国家农牧渔业部中国水产供销总公司合资联营,更名为黄海海藻工业公司。

据企业老员工回忆,一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之前,“海藻公司”的效益都不错,职工收入也高,十分令人羡慕。然而,世易时移。改革开放后,这家老企业在市场经济的冲击下,一步步陷入困境。当时海藻公司的产品局限于“胶、碘、醇”老三样,管理套路旧、乱、差,产品缺乏市场竞争力,加上产能受原料制约较大,企业濒临倒闭。原胶南市政府曾采取多种改革措施使其重生,终也未能奏效,最后选择整合资产、债转股、决策层与经营层分离、授权经营、有限责任公司、经营目标责任制等多种方式为一体的组合式改革与荣成企业合资,以期杀出重围,摆脱困局。

“企业经营正如下海捞海鲜,有时跟不上潮流,就会没有收获。”青岛明月海藻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张国防说,他就是在这一时期受原胶南市市委、市政府委派,来到明月海藻担任公司总经理,并组建了新的管理团队。

三轮产权改革奠定发展基石

1998年,在企业最危难的时候接下重任的张国防,见过企业的衰败,也亲身参与并见证了新明月的发展和壮大,他说:“明月能有今天的规模和实力,离不开明月几代人的“浴血奋斗”,更离不开国家经济体制改革的重大战略部署,以及改革开放以来党中央实施的一系列政策机遇。半个世纪的发展历程,明月历经了三轮产权改革。正是得益于这三次改革,明月才得以脱胎换骨、涅槃重生。”

初到明月,公司当时的状况令张国防感到震惊。设备破旧、人心涣散、工艺落后、机制守旧、负债累累……作为一家有着历史荣耀,并对国防工业做出重要贡献的企业,发展到濒临破产的境地,十分令人唏嘘与痛心。“机遇是创造出来的,而不是等来的。只有义无反顾,破釜沉舟,背水一战,面对重重困难,唯有改革才是突破口,才是根本出路。”为改变公司现状,张国防与公司领导班子经过多次讨论,最终达成了这样的一致意见。

之后,在市委、市政府的支持和各级领导干部的关怀指导下,公司于1998年实施了第一次产权改革,公司重组改制为青岛胶南明月海藻工业有限责任公司。这是一次生死攸关的改革,公司在负债累累、濒临破产、1800多名职工面临着失业下岗的形势下,以固定资产出资与荣成市渔业合作社共同组建了明月海藻公司,实施了第一次资产重组,解决了公司机制不活、债务负担重、管理模式落后的问题,对明月海藻集团的发展起了重要的推动作用,改制当年共完成销售收入1255万元,实现利税70.2万元,出口创汇124.1万美元。

然而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公司原有的产业已经逐步面临低端化、同质化的竞争,在实际的发展过程中受困于当时的机制体制,公司发展非常缓慢。伴随着产权改革的深化,2003年公司抓住机遇进行了第二次产权改革,由公司高管层和骨干层收购合作方和国有股份,整体改制成为民营企业,从根本上解决了出资人不到位、权责不明确、实际投资少等影响企业发展的焦点问题,使企业向民营化方向发展迈出了重要一步,企业步入了发展的快车道。

改革并未从此结束。2006年,公司又进行了第三轮产权改革,引进全球同行投资伙伴,进一步改善企业资产结构并按照现代公司企业管理制度规范运作。

从1998年第一次改制到现在,20年的时光弹指一挥间。张国防说,有时跟一些老员工回忆起当年的艰辛,大家都纷纷感叹:“真是没有想到,原先那个破旧衰败的厂子经过20年的打拼,会一跃成为国际上最大的海藻生物制品企业。是变革和改制,让我们得以重生和壮大。”

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

对于明月来讲,变革,不仅针对企业的根本体制,也贯穿于产业转型和管理创新。

在公司改制后,张国防在召集高管层开会的时候就十分坚决地认准一条:“面向海洋,坚守主业,精耕蓝海。不管社会经济发展板块如何轮动,必须紧紧围绕海藻资源和企业自身优势,通过科技研发和艰苦奋斗,闯出一条实体经济的生路。”就此,明月海藻拉开了立足中低端,面向高端,拓展全产业链的发展帷幕。

1999年,经过周密的市场考察论证,公司决定进军食品应用领域,并投资建成第一条食品级海藻酸钠生产线。2001年,与中国海洋大学等科研机构联合承担国家“863”计划课题:海带综合利用新技术的研究开发。

2003年前后,房地产业刚刚兴起,有其他企业家找到张国防,鼓动他一起合作搞房地产开发。但彼时公司百业待兴,张国防根本无暇顾及其它,便拒绝了对方。之后也不断有人向其伸出橄榄枝,邀他去做地产开发,但他专注于海藻事业,一一婉拒了。2010年,明月公司老厂区搬迁改造,商业开发的价值极大,如果“明月”自己开发或合作开发,定能大赚一笔,但张国防依旧拒绝了去搞地产开发,他说:“我始终认为,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术业有专攻,明月还是需要‘痴迷’主业。”

为实现跨越发展,始终保持在行业中的领先地位,张国防与公司领导班子共同研究确定了“跳出低端,瞄准高端,科技制胜”的发展战略,以海洋生物产业为发展重点,充分发挥海洋科研优势,加速海洋科研成果转化。在公司科研团队的带领下,公司先后承担了国家科技支撑计划、国家863计划等国家级项目30多项,申请国家发明专利80多项,制定产品技术标准100多项,一大批高新技术成果得到开发转化,加快带动了集团依靠创新驱动实现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和企业转型、跨越发展的步伐,并由此开辟了功能性保健食品配料、海洋化妆品、生物医用材料、海洋生物四大新兴产业。公司主导产品国际市场占有率达30%以上,国内市场占有率达40%以上,真正做到了三分天下有其一,形成了“立足夯实基础产业,大力发展新兴产业,占领高端产品市场,力促产业深度转型”的全新发展态势。

明月海藻重生的这二十年来,张国防深刻地认识到,调结构促转型必须转到依靠科技进步与创新机制上来,做好“无中生有”和“有中生新”两篇文章。同时,他也感受到技术积淀与科技创新的过程是漫长的,甚至是痛苦的,要想获得成功就必须铺下身子,撬动科技创新的大门,而他的秘诀是“守得住本心,耐得住寂寞,凝心聚力坚持正确的决策不动摇,守常如新地保持对事业最初的那份执着与热情”。如今,明月集团已经建立起了集基础研究、技术开发、工程应用、产业孵化“四位一体”的科技创新体系,科技攻关、自主创新到“产学研”成果转化已经进入良好互动与良性循环的可持续发展轨道。来源:青岛新闻网

下一篇: